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东鹏陶瓷 >

东鹏陶瓷

一篇哲学文章牵动拨乱反正

发布时间:2021-07-28

  思想最根本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实事求是。现在发生了一个问题,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都成了问题,简直是莫名其妙!不但军队有这个问题,现在我们的外贸、管理、经济政策,都受到这些思想的影响,自己把自己的手脚束缚起来,很多事情都不敢搞。

  ———摘自1978年5月30日同等的谈线月上旬的一天,光明日报社总编辑办公室内。刊有《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》的《哲学》专刊第77期大样送到了新任总编辑杨西光手中。按照工作流程,专刊由杨审定后将于4月11日见报。

  “凡是”派和实践派都看中了中央党校首届高干班这块阵地,作为最大既得利益者,对于“文革”,“凡是”派持全盘肯定态度;而实践派提出用实践而不是作为标准来总结。一场争论已不可避免。

  说:“‘两个凡是’不行。按照‘两个凡是’,就说不通为我平反的问题,也说不通肯定1976年广大群众在广场的活动‘合乎情理’的问题。”

  参与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一文修改的光明日报理论部编辑张义德说: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”,本来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当中的一个常识性命题,而在20多年前,则认为检验真理的标准有两个:马列主义、思想等革命理论也被看成是检验真理的标准。在实际中,又往往把革命导师说过的话当做检验真理的标准。

  4月13日晚,杨西光、胡福明、王强华、马沛文、孙长江5人在杨的办公室里共同讨论修改意见。杨要求:文章应完整、准确地理解思想,要批评“两个凡是”解放思想、冲破禁区。

  王回忆:小平对“两个凡是”的批评意见,当时只有少数党内高级干部知道,连地方上的省委书记大都不知情。光明日报社内除杨西光外,没有一人知道这一情况。在粉碎“”不到一年的时间内,当时的领导人提出“两个凡是”,以当时人们思想解放的程度,一般人哪有那么高的洞察力,能一眼洞穿并批判“两个凡是”的危害和提出“两个凡是”的领导人?

  媒体“揭竿而起”,如此迅速、如此紧密、如此普遍地参与一场思想路线的大讨论,这是第一次。首都几家主要新闻媒体,形成了批判“两个凡是”的“统一战线”,给“凡是派”造成了难以对付的强大的政治舆论压力。

  杨西光的朋友、海军负责人刘居英邀请杨夫妇到他家中,刘向杨转达了支持真理标准大讨论的讲话。杨压在心上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

  5月18日,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刚刚开始,就把中宣部部长张平化找去谈话。谈话结束,张平化回来立即邀请教育工作会议代表团团长到钓鱼台,就《标准》一文发表讲话说:“不要因为《人民日报》转载了,新华社发了,就成定论了。毛主席生前说过:”不管哪里来的东西,包括中央来的,都要用鼻子嗅一嗅,看看是香的还是臭的,不要随风转。“

  6月2日,文章发表的第22天,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讲话指出:“我们也有一些同志天天讲思想,却往往忘记、抛弃甚至反对同志的实事求是、一切从实际出发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这样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,根本方法。不但如此,有的人还提出谁要是坚持实事求是,从实际出发,理论和实践相结合,谁就是犯了弥天大罪。他们的观点,实际上是主张照抄马克思、列宁、同志的原话,照抄照转照搬就行了。要不然,就说这是违反了马列主义、思想,违反了中央精神。”

  至此,“凡是派”和“实践派”两种政治势力的较量有了分晓,政治天平倒向了“实践派”。

  在此后不久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,关于小平复出的建议得到支持。

  1936年9月至1939年夏,到张学良率领的东北军中工作,开展上层统战工作。



友情链接:

东鹏整装卫浴始创于1994年,集设计,研发,生产,销售和服务于一体,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完善的整体卫浴空间解决方案。始终践行“振兴民族卫浴品牌”使命,让中国陶瓷赢得世界尊重,从中国领导品牌走向世界国际品牌。